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閹黨二世祖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父子談話
  馬士英從皇宮回來就進入書房,他實在看不懂自己這個二兒子在搞什么。馬鋮小的時候頑劣不堪,這些馬士英都知道,也沒怎么放在心上,自己的事業已經有大兒子繼承,二兒子喜歡干什么就讓他干什么吧。

  可是隨著兩年前馬鋮在鳳陽被打破頭后,這個二兒子就變得越發讓人看不懂起來,完全可以說換了個人。在鳳陽獨自招募士兵還說得過去,畢竟戰場上的熱血搏殺是每一個青年人的夢想。可是到了南京,馬鋮的種種作為完全就是將馬士英往火坑里推。

  馬士英知道自己的兒子怎么想,無非就是借著天下大亂的時機,讓自己學一學曹操和司馬懿,也搞一把禪讓當皇帝。可是馬鋮不知道這個時代與三國時代不同,馬士英自己不是曹操也不是司馬懿。

  曹操雖然說是權臣,但是曹操自己的地盤完全是通過一刀一槍打下來的,說曹操獨立建立了一個新王朝也說得過去。而司馬懿出身河內望族,祖父司馬當過潁川太守,父親司馬防當過京兆尹,家族的實力對司馬懿后來幫助很大。

  反觀馬士英,雖然也是貴陽的名門望族,但是和司馬家完全不能相比。馬士英的祖父與父親也只是普通的讀書人,馬家到了馬士英這輩,才出了馬士英與馬世升兩個進士。雖然在貴州那種貧瘠鄉下,算得上一方土豪,但是這種家世到了南直隸完全算不得什么。

  再看馬士英的個人能力,雖然馬士英也當過一任宣府巡撫,算得上有過軍旅經驗。但是馬士英當巡撫的時候邊境并沒有什么大動靜,當時朝廷的重點是遼東,宣府對面的蒙古安靜的很。馬士英也不可能像曹操那樣征戰數十年,網羅了一幫心腹將領。所以當馬鋮表現出種種野心的時候,馬士英就敲打過他,讓這個野心膨脹的二兒子穩當些。

  雖然馬士英讓馬鋮不要癡心妄想,可是也不代表就能放棄手中的權利。下午在乾清宮馬士英原本想讓馬鋮交出南都鎮守的職務,但是沒想到這個兒子一股腦將所有權利都交了出去,只留了一個鎮國侯的榮銜。

  馬鋮的所作所為可讓馬士英慌了手腳,馬士英雖然是首輔不假,但并不能在朝中搞一言堂,他還需要馬鋮這個領兵在外的兒子呼應,所以馬鋮交出權力最著急的就是馬士英。馬士英在回到府中后,馬上叫來家人去找馬鋮來,好當面問一下這個兒子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  馬鋮在家收拾完畢,來到朝天宮的馬府,走進書房就看到老爹馬士英坐在屋中發呆。

  馬鋮上前行了禮然后問道:“爹,找兒子有什么事嗎?”

  看到兒子進屋,馬士英將書房內伺候的丫環趕了出去,然后低聲問道:“鋮兒,下午在宮中你是怎么想的?為何將所有官職都交出?你為何不與為父商量一下?”

  馬鋮看馬士英著急的樣子十分好笑,自己這個老子平時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,其實內心里對權

  力十分看重。馬鋮并不想與馬士英解釋自己為什么這么做,因為馬鋮也不敢保證馬士英現在到底怎么想的。

  “爹,您以前不是與兒子說過,讓兒子好自為之嗎?兒子害怕連累咱家,思前想后不如將兵權交出去,現在回家當一個富家翁,這樣不是很好嗎?”

  馬士英聽馬鋮這么說氣急敗壞的罵道:“混賬,老夫讓你好自為之是讓你交出全部官職嗎?老夫是讓你小心些,不要被皇帝抓到把柄!現在你倒好,不跟為父商量一下就交出兵權,你讓為父十分被動知道嗎?”

  馬鋮心中好笑,但是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叫屈道:“爹,您知道兒子不讀書,那里懂得這種彎彎繞,兒子以為父親害怕兒子功高震主,所以一股腦將兵權都交了!不過請父親放心,現在北虜還沒平定,將來皇帝必定還要用兒子,到時候兒子就會謹記父親的吩咐,兵權一定握的牢牢的!”

  看馬鋮裝傻充愣馬士英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,這個兒子精明的時候粘上毛就是猴兒,犯傻的時候比豬強不了多少,他不知道只要皇帝掌握了軍隊后,自己在無與皇帝叫板的實力,到時候皇帝對馬家完全握有生殺大權,馬家的生死存亡都在皇帝的一念之間。

  “鋮兒,北虜退回江北,一年半載不會再次南犯。你想想這一年中能干多少事情?你在軍中的威望再高能高過皇帝嗎?你給的官職銀兩再多能多過皇帝嗎?你還是太年輕了!”

  馬士英說的很對,朱倫奎不管出身血統怎么樣,但現在畢竟是皇帝,是國家的最高元首。身居正統大位,朱倫奎的影響力絕對不是馬鋮一個人能比的。只要給朱倫奎一年的時間,在高官厚祿與國家正統的雙重壓力下,沒有人能在保持對馬鋮的忠心。

  馬鋮看馬士英這副神態十分好笑,倒不是馬鋮不相信馬士英不和他說實情,只是馬鋮不相信馬士英的能力能處理好這件事情。按照后世對馬士英的評價,馬士英這個人的能力很一般,在明代四十多個內閣首輔中只能排在中下。如果是和平時期,馬士英處理一些普通政務沒什么問題,可是現在天下大亂,馬士英這種瞻前顧后、首鼠兩端的性格就不行了。

  后世顧誠在寫南明史的時候就說過,馬士英根本不是救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