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嫁禍
  彩綾急急擺手道:“沒有,奴婢沒有想要去奪那只貓,奴婢是被人推出去的。”說到這里,她指著鶯兒道:“當時鶯兒站在奴婢身后,一定是她推奴婢出去的。”

  鶯兒一臉無辜地道:“主子,奴婢沒有推過彩綾,再說,奴婢好端端地推她做什么?”

  蘇氏微一點頭,對彩綾道:“不錯,你一口咬定是鶯兒所推,那你倒是說說,她為何要這么做?”

  彩綾一時為之語塞,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地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不知道,但真的與奴婢無關,主子您……您相信奴婢。”

  鶯兒瞥了她一眼,道:“主子,奴婢知道了,她之前犯了錯被主子罰去外殿侍候,如今看到有機會,自然想要立功,好讓主子您回心轉意,重新將她召回身邊侍候。”

  彩綾憤慨地道:“你胡說,來之前主子就說了讓我回到主子身邊,我何需做這些。”她眼巴巴地看著蘇氏,希望后者為她說一句公道話,但蘇氏接下來的話,卻令她整個人都涼,“本宮何時這樣說過,是你自己哀求著說想繼續跟在本宮身邊,本宮一時心軟,這才暫時答應了你,本宮怎么也想不到,你為了一己私利,居然枉顧二阿哥安危,失利之后,還將事情推給鶯兒,彩綾,你實在太讓本宮失望了。”

  聽著蘇氏前后截然不同的話,彩綾就是再笨也聽出端倪來了,急切地道:“沒有,我沒有,是你與鶯兒故意冤枉我!”

  蘇氏厲聲道:“荒唐,本宮堂堂六嬪之一,翊坤宮之主,冤枉你一個小宮女做什么?”

  “我說的皆是實話,是你與鶯兒聯手害我,純嬪,你好卑鄙!”彩綾話音剛落,鶯兒便厲聲道:“大膽彩綾,居然敢以下犯上,不要命了嗎?”

  蘇氏冷笑一聲道:“本宮看她就是不要命了,否則怎敢置二阿哥安危于不顧。”說罷,她吩咐道:“鶯兒,你先看著她,待此間事了之事再行處置。”

  彩綾大叫道:“我沒有,我什么都沒有做過,是你們相互勾結,陷害我!”

  唐九很快帶了太醫過來,看過之后,確定永璉手上的只是皮肉傷,上了藥,包扎一下就沒事了。

  蘇氏拍著胸口道:“幸好沒有大礙,否則本宮真不知該怎么辦才好?”見永璉不說話,她又道:“既然開心已經不在了,本宮陪你回慈寧宮可好?”

  永璉沉默地點點頭,蘇氏想要去牽他的手,卻被他避開,低聲道:“我自己會走。”

  蘇氏也不勉強,對錢莫多道:“錢總管,能否請你與本宮一起去慈寧宮,以便做個見證。”錢莫多自然不會拒絕,當即答應。

  在離去前,蘇氏瞟了神色憤憤的彩綾一眼,對鶯兒道:“留在這里也不是回事,還是帶她回翊坤宮吧,等本宮回來后再行處置,唐九,你幫鶯兒一起帶她回去。”

  唐九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但現在明顯不是問這些的時候,低頭答應,與鶯兒一起強拉著彩綾離去。

  蘇氏則與永璉及錢莫多一起來到慈寧宮,凌若聽到永璉受傷,神色緊張地道:“快過來讓皇祖母看看,為什么會這么不小心?”

  永璉乖巧地道:“皇祖母不必擔心,孫兒只是皮肉傷罷了,而且純嬪娘娘已經替孫兒傳召太醫看過了,沒什么事。”

  “你不是說出去玩一會兒嗎,為何會受傷,且還與純嬪及錢莫多在一起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?”

  不等永璉說話,蘇氏已是跪下道:“啟稟太后,一切皆是臣妾不好,是臣妾連累二阿哥受傷,臣妾罪該萬死!”

  凌若長眉一蹙,道:“你?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蘇氏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,隨后道:“臣妾知道彩綾為人有些急功近利,自以為是,但怎么也沒想到她會為了立功,而枉顧二阿哥的安危,雖然這件事不是臣妾的主意,但她是臣妾的宮人,是臣妾沒有教好她,請太后降罪。”

  凌若冷聲道:“區區一個宮女,竟然有這么大的膽子?”說到此處,目光一轉,道:“錢莫多,你當時也在,確如純嬪所言嗎?”

  錢莫多聞言連忙道:“回太后的話,確實如此,純嬪當時已經安撫住二阿哥,若不是那個彩綾自作主張想要去抓那只貓,二阿哥根本不會受傷。且事后,她還妄圖將罪責推到其他宮女身上,說是別人推的她,甚至辱罵純嬪娘娘。”

  蘇氏垂目道:“臣妾真是慚愧,居然教出這樣一個宮人來。”

  凌若沉聲道:“哀家不是不明事理之人,這件事錯在那個宮女,與你并無太大關系。不過哀家希望你往后好生管教你的宮人,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。”

  蘇氏連忙答應道:“臣妾明白,臣妾回去后一定嚴加管教。”

  凌若微一點頭道:“那個宮女是你的人,該怎么處置你自己看著辦吧。不過哀家提醒你,這樣急功近利的人,留在你身邊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蘇氏聽出凌若的意思,心中大定,低頭道:“多謝太后提醒,臣妾知道該怎么做。若是太后沒有別的吩咐,臣妾先行告退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在蘇氏與錢莫多先后離開慈寧宮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