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六百八十四章 對聯
  “還有怡親王、張大人、鄂大人他們一道幫著皇上呢,至于那些宵小早已失盡民心,根本蹦達不出什么花樣來,皇上大可不必理會。倒是皇上自己要當心龍體,莫要太累了,太醫可是都說了。”凌若一邊替他揉著太陽穴一邊不無擔心地說著。雖現在還看不出什么,但她能感覺到,自登基后,胤禛的身子就明顯不如從前。

  胤禛不在意地揮揮手,睜開眼道:“朕沒事,那些太醫你又不是不知道,平常沒事都能給你說出一堆事來,不必管他們。倒是弘晟怎么樣了,還是老樣子?”

  凌若輕聲道:“嗯,他還是很想年常在。臣妾,畢竟不是他額娘,不如……”

  “朕不會讓他回去的!”胤禛驟然打斷了她的話,涼聲道:“沒的讓她教壞了朕的兒子,何況祖宗有訓,六嬪以下不得撫育阿哥格格。既然弘晟這般不知長進,就再關他幾日。”

  凌若答應一聲,又道:“皇上,過幾日年將軍就要班師回京了,他若知道年常在如今的情況,會不會心懷芥蒂。”

  胤禛聲音一沉,道:“不會的,年羹堯是朕一手提拔起來的人,最是明辯是非,何況朕如此待他妹妹,已是格外開恩。”

  凌若目光一閃,聲音卻一如剛才的柔緩,“如此臣妾就放心,否則若因此影響皇上與年將軍的關系,臣妾可真不知該如何自處了。說到底,那件事也是因臣妾而起。”

  胤禛拉過她,溫柔地睇視了一眼道:“你啊,別什么事都往身上攬,聽說為著削減用冰的事,成嬪她們曾去找你訴過苦?”

  凌若笑笑,不以為意地道:“也沒什么,不過是來臣妾這里坐著聊聊天罷了。”

  胤禛是何等樣人,哪有不明白的理兒,略有些不悅地道:“成嬪也是宮里的老人了,卻不想竟也這般不懂事,她若再多言,你就知會內務府,叫全忠一塊也不用給她送過去了,就說是朕的意思。眼下皇后病著,宮里頭的事你就多擔待一些,該嚴時就嚴,別松過了頭。”

  “臣妾知道了,后宮的事皇上放心就是了。”這般應了一句后,凌若陪著胤禛用過晚膳方才回宮,若不陪著,就怕胤禛一忙起來又忘了用膳這茬事。

  到了宮中,沒看到弘歷人影,一問之下方知是給弘晟送飯去了,搖頭不語,此事她早就知道了,只不明白弘歷為何這么喜歡去送飯,他們兩個不是向來互不對眼嗎?

  卻說弘歷到了佛堂,對于弘晟難聽的謾罵充耳不聞,只將飯菜一碗碗端出放到桌上,又將中午剩下的空碗收進籃中。

  “今兒個課間,朱師傅講了論語還有對聯,臨下課時還給我們布置了一道上聯,要求明日再去時對出下聯。這聯子卻也古怪,我想了好久都沒有頭緒。”弘歷一邊說一邊偷偷打量弘晟。

  弘晟被他說得起了好奇心,雖然不服,但弘歷的學問他是知道的,在幾個皇子中那是頭一份的拔尖,即便自己一味刻苦,也不過與他不相伯忡而已;眼下竟有聯子難過他,究竟是什么樣的怪對?

  這般想著,面上卻不肯露了分毫,冷笑道:“哼,這聯都是一樣的,哪有什么怪不怪的,分明是你自己笨。”

  弘歷等的就是這句話,臉上一喜,又強行壓了下去,故做生氣地道:“才不是呢,就算是你也肯定做不出來。”

  弘晟一聽愈加不服,大聲道:“光說這個做什么,只管把上聯說出來就是,難不成你怕我對出來掃了你的臉。”

  “哼,既然你不聽勸告,那就盡管試去,聽清楚了。”弘歷負手在背后,學著朱師傅那樣清咳了一聲,故作深深地道:“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。”

  一聽到這個對子,弘晟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,弘歷在念對聯時,數個朝字之間讀音各不相同,朝又同潮,是以,這個聯子其實應該是:海水潮,朝朝潮,朝潮朝落。

  這是一個同字異音聯,就像弘歷說得,很怪,要想工整的對著絕對不容易,怕是連朱師傅也是搜刮肚腸想出來的,只是他怎么會留這么難的一個聯子給弘歷他們對,不太合情理啊。

  弘晟接連想了幾個,都覺得不好,可是大話已經說出口,要是現在對不上來,豈非讓弘歷笑話,是以他一言不發地在佛堂中來回走著,絞盡腦汁想要對出一個工整的下聯來,好在弘歷面前揚眉吐氣一番。

  弘歷也不催促,好整以暇地尋了一個椅子坐下,待得等了一盞茶功夫還不見弘晟作答,便道:“三哥,想不出來就別硬想,飯菜可都要涼了,不然等吃完飯之后再想。”

  “你別說話!”弘晟頭也不回地說了一句,猶在那里苦思冥想,口中更是念念有詞,不時仰天思索,整個心思都沉浸在對聯之中。

  弘歷自討了個沒趣,聳一聳肩不再說話,唯有手指有節奏地叩著雞翅木雕花的扶手,若仔細看,就會發現他嘴角微微上揚,心情看起來竟是不錯。

  又過了一刻鐘功夫,弘晟眼睛一亮,如夜空中驟然亮起的星子,閃耀著璀璨的光芒,激動地道:“我想到,想到了!”

  弘歷剛剛打了一個哈欠,早晨起的太早,午后又不曾休息,使得天還沒暗就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