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南秋
  水月伸手,在她掌中有兩顆正在滴溜溜打轉的翡翠珠子,“奴婢今兒個在收拾寢殿的時候,無意中發現在梳妝臺下的地毯上有兩顆珠子,撿起來一看,正是主子當時弄斷的那條翡翠鏈子上的珠子,想是當時掉在地毯上沒注意。奴婢又想起莫兒那起子事,覺著她當時應該沒說謊,確實是在地上撿的,而非偷竊。”

  凌若心中早已信了莫兒的話,所以如今聽得水月說并不意外,只點頭示意知曉,再看向南秋時,目光比剛才更冷了幾分,“剛才在坤寧宮時,你說只見到莫兒揭了一下茶蓋,根本不知道她做了什么,而今又說看著莫兒將手指浸下去,南秋,本宮很好奇,究竟哪一句話是真哪一句話是假。”

  南秋大驚失色,連忙跪了下來,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慌亂之下,她不知道該說什么,只是不斷地重復著“奴婢”兩個字。

  凌若起身圍著南秋徐徐轉了個圈,凝聲道:“南秋,你是這宮里的管事姑姑,本宮也向來信任你,讓你管著宮里大大小小的事情。水秀她們幾個雖是本宮自潛邸里帶來的,可也一直對你尊敬有加,究竟你還有何不滿意?”

  南秋慌忙道:“奴婢沒有,奴婢素來忠心于娘娘,從不敢……”

  “從不敢什么?南秋,事到如今你還要瞞騙本宮,真當本宮是傻子不成?還有,本宮很清楚記得,二阿哥今日來承乾宮兩次,每一次你都主動去沏茶,還刻意將莫兒叫上,分明就是早有盤算。”凌若聲音倏然一厲,狠聲道:“說,究竟為什么要幫著年貴妃害本宮?!”

  在這樣從不曾見的疾言厲色下,南秋癱軟在地,嘴無力地蠕動著卻沒有聲音發出。良久,她艱難地跪直了身子朝凌若磕了個頭,神色悲苦地道:“奴婢有罪,辜負了主子的信任,奴婢對不起主子,要殺要剮悉聽主子吩咐,奴婢絕無半句怨言。”

  水秀是在場眾人中唯一一個跟隨凌若去坤寧宮,親眼目睹了所有事的人,她對莫兒下毒一事也是滿心疑慮,如今聽得南秋這么說,頓時明白了這件事是南秋有意嫁禍,只覺難以置信,脫口道:“姑姑,你為什么要這么做,你可知這樣會害死主子害死莫兒的絕品邪少。”

  “她怎么不知道。”凌若冷冷說了一句,道:“南秋,本宮不要你的命,只要知道你為何要背叛本宮,究竟本宮有何對不起你的地方。”

  “沒有,主子待奴婢很好,是奴婢背主忘義,幫著他人加害主子,一切皆是奴婢的錯。”南秋無聲地落著淚。

  “到了這個地步,你還不肯說是嗎?”南秋雖口口聲聲承認是自己冤枉莫兒,但對于何人主使,又為什么要這么做,卻只字不提,顯然她不愿咬出背后主使者。

  南秋咬著慘白的下唇一言不發,她不能說,什么都不能說,否則會害死人的。

  “姑姑,你說啊,到底是為什么。”水秀急切地催促著,今夜發生的一切實在讓她難以接受。

  見南秋始終不說話,康海忽地蹲下身道:“年貴妃是不是抓住了你什么把柄,讓你不得不按她的吩咐辦事?”

  南秋抬頭看著他,頭微不可見地點了一下,她與康海是一道來承乾宮的,不過在此之前,他們就在一起當差了,對彼此遠比旁人更了解,康海知道南秋不是那種背信棄義,賣主求榮的人,所以才會第一時間想到南秋會否被要挾。

  “是什么?為了銀子還是……”

  “我求你不要再問了。”南秋打斷了康海的話,含淚道:“我也不會說,總之是我對不起主子,原一死以償罪過。”

  “好一句一死以償罪過。”凌若冷笑著一指外頭道:“本宮被禁在承乾宮中,隨時會被廢被殺;莫兒被關在慎刑司中,隨時會沒命;還有二阿哥,險些被你害的沒命,這么多的事,你倒是告訴本宮要怎么償還。僅你一條命嗎?你太高估自己了。”頓一頓,她又道:“南秋,本宮給你最后一個機會,將事情原原本本告訴本宮。”

  “奴婢不能說,說了……”南秋想起年氏的威脅,話語戛然而止,她一條jian命死不足惜,可她的家人何其無辜,身在宮外卻被迫卷入這不見硝煙的后宮爭斗之中。

  凌若略一思忖,忽地明白了什么,“年氏是不是以你的家人為要脅?”以她對南秋的了解,南秋并沒有什么把柄可以讓年氏利用到這個程度,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宮外的家人。

  不論貴如嬪妃還是jian如宮人,家人與親情都是不可磨滅的牽絆,所以她第一個想到的就只有這一點。

  在短暫的沉寂過后,有尖銳的哭泣聲響徹在靜夜下的承乾宮中,是南秋,她大聲地哭著,眼淚流滿了整個臉頰,令她看起來無比悲傷可憐。在這樣的哭泣中,她爬到凌若腳下,用力地磕頭,“主子,所有一切皆是奴婢的錯,您要罰就罰奴婢一人,奴婢的家人是無辜的,求您放過他們,奴婢在這里給您磕頭了,下一世,奴婢做牛做馬償還今世所欠。”

  年貴妃可以用家人威脅她,熹妃同樣可以,在那些主子眼中,她南秋不過是一枚棋子,想怎么用就怎么用。雖然熹妃一直以來都待自己不錯,但南秋還是忍不住害怕,唯恐她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