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牢
  踏進京城后,伊蘭一顆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,時時刻刻都處在驚惶害怕之中,她最擔心的不是自己,而是腹中那個好不容易得來了孩子。

  幸好,暗隼沒有殺她,只是將她帶到了刑部大牢,早有人等候在門口,看到暗隼帶了伊蘭過來,微一點頭,帶著他們帶進了牢中。

  “她就是鈕祜祿家的小女兒嗎?”走在狹長的牢獄中,那人低聲問著。

  暗隼默默點頭,并沒有開口的意思,那人也不再追問,舉著油燈,將他們帶到最里面頭的一間牢房,拿燈照了一下幽暗的牢房后道:“喏,就是這里了,把她關進去吧。”

  伊蘭被野蠻地推了進去,幸好里面有人扶了她一把,抬頭借著油燈微弱的光芒,她看到了扶自己的那個人,愕然道:“大哥?”

  “是我。”榮祿點點頭,而伊蘭在他身后還看到凌柱夫婦以及榮祥他們,除卻凌若之外,竟是全部都在里面。

  “到底出什么事了,為什么你們都被關在這里?”伊蘭說什么也沒想到,她與家人之間的再見面竟然會是在牢房中。

  “有人聯名在皇上面前參了阿瑪一本,說阿瑪在皇上登基大典時,錯漏了好幾處儀制,還有皇上登基時所穿的龍袍,事后發現好幾處絲線斷裂,而在阿瑪呈上去之前,一切還都是好的。”榮祿沉聲說著,眉頭郁結不展,為著這事,他們全家已經被關在大牢中好些天了。

  伊蘭盡管不太懂朝政的事,但也曉得阿瑪不過是一名從四品典儀,皇上登基大典,他雖有參與,卻不過是聽照禮部尚書的吩咐辦事罷了,若真要追究也該是追究禮部尚書去才是;還有那龍袍,就更匪夷所思了,龍袍是內務府準備,阿瑪無非就是過一下手而已,竟然也怪責到阿瑪頭上?

  榮祿如何猜不到她想的事,低低道:“他們參的是阿瑪。”

  伊蘭倏然打了一個激靈,突然明白了過來,轉頭盯著還站在牢外在的暗隼,這件事擺明是有人故意針對,照此看來,最有可能的就是……

  就在這個時候,暗隼突然開口了,“凌大人,你是不是很好奇,為何你們一家出了這么大的事,你那大女兒卻連面也不露,就連你派人送信入宮也沒有消息?”

  原本坐在角落里,連看到伊蘭也沒有起身的凌柱聽到這話猛然站了起來,沖到牢房門口,攥著手臂粗的欄柵死死盯著暗隼道:“你怎么會知道這些?你是什么人?”

  附近的的獄卒早在他們過來的時候,就已經被遣了開去,而這個時候,更連陪著暗隼一道過來的那名男子也退到了遠處,這附近便只有他們幾人。

  “我的身份你無需過問,只問你想不想知道這是為什么?”暗隼在與凌柱說話,目光卻落在伊蘭身上,令伊蘭感覺到一種令血液凝固的冷意。

  “為什么?”凌柱明知道這個人絕不會那么好心地專門來與自己說這些,卻依然忍不住追問。他很清楚大女兒的xing子,家中出事,她絕不會不聞不問,可是至今依然沒有半點消息傳來,實在令他很不安。

  凌若出宮去通州一事,還有胤謊稱其出宮祈福,畢竟很少有人知道,流傳范圍也僅限于后宮之中。

  “因為她現在自顧不瑕。”在凌柱的注視下,暗隼一字一句道:“有人將她與徐太醫的事告訴了皇上,而說出這一切的人,正是你身邊的這個小女兒。”

  伊蘭!剎那間,所有人的目光皆集中在渾身僵硬的伊蘭身上,帶著難以言喻的震驚詫異。

  暗隼走了,然他一手造成的風暴才剛剛開始……

  “阿瑪,我……”伊蘭被凌柱盯得心里發毛,緊張地絞著手指,剛說了沒幾個字,就感覺耳邊一陣疾風掠來,隨即臉頰狠狠挨了一巴掌。

  “孽障!”凌柱大罵一聲,怒意令他有胸口猶如拉風箱一樣不斷地起伏著,他對這個女兒實在是失望到了極點。盡管他不曾踏足過后宮,卻也曉得后宮之中權利傾軋,恩寵爭奪是何等的殘酷,稍一不甚就會招來殺身之禍。再加上胤本身又是一個很多疑的君主,尋常無事都可以疑人三人,更不需說是確實曾有過的事,伊蘭這么做,簡直就是親手將凌若推往萬丈深淵啊。

  臉上的疼痛將伊蘭心底的委屈與痛恨全部都給勾了出來,她捂著通紅發燙的臉頰尖聲叫道:“是,我是孽障!在你眼中,只有鈕祜祿凌若,她什么都好,而我就什么都不好!”

  “還敢頂嘴!”本就在盛怒中的凌柱聽到她這般不知悔改的話,當即又是一巴掌扇了下去。剛才那人知道的這么清楚,不用想也知道,自己此番有些莫名的入獄,必與凌若一事有關。

  伊蘭被打得發鬢凌亂,珠釵掉落,然神色卻更加痛恨,沖著凌柱大叫道:“你打啊!左右你已經不將我當成女兒看待,干脆就將我打死在這里得了!”

  “你!”凌柱恨怒難耐,指著伊蘭的手猶如秋風中的落葉,顫抖不止,一張老臉漲成醬紫色,呼吸急促不勻,許久,他憤然:“好,我今日就打死你,權當沒生過你這個孽障!”

  “阿瑪!”榮祿見狀,趕緊隔在兩人中間,擋住盛怒中的凌柱,“您先不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