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另一條路
  胤禛對她的話不置可否,說這是無稽之談,讓她莫要與那些嚼舌根子的丫頭下人一般胡思亂想,這世上哪有什么不詳之說,不過是以訛傳訛罷了,豈可盡信。

  其實,胤禛心里對當日鐵線蛇成群結隊出現,隨后又消失的無影無蹤的事也有過疑心,只是他既然答應過凌若,不會疑她,自當遵守承諾,何況他的孩子又豈會是不祥之人。

  五月十五,靈汐大婚的日子,雖然因為凌若的事鬧得人心不安,但這一日雍親王府的喜意還是被那拉氏營造的十分出色,張燈結彩、鋪呈紛疊,設宴五十桌,盡顯皇家氣派。

  這一日,靈汐被正式冊封為莊靜和碩郡君,下嫁探花郎魏源。

  一身郡君吉服的靈汐在侍女攙扶下,含淚拜別胤禛與那拉氏,那拉氏似乎很是不舍,不住地抹眼淚。

  靈汐格格大婚這么大的事,凌若自不能缺席,已經開始顯懷的她與瓜爾佳氏還有溫如言坐在一起,至于其他人,皆是離得遠遠的,深恐染了不祥。

  在那拉氏將蘋果放到靈汐手中后,侍女替她蒙上綴有金色流蘇的大紅蓋頭,由喜娘背著坐上花轎,魏源早乘了掛有紅綢的高頭大馬等在外頭。

  “起轎!”隨著小廝的言語,八名訓練有素的轎夫整齊劃一地抬起了花轎,然后緊接著的事情卻令所有人大吃一驚。

  前面其中一個轎夫剛要起步,突然感覺肩上一輕,緊接著耳邊傳來“咔嚓”一聲,足有常人手臂粗的轎竿居然毫無癥兆的斷裂了。

  失去支撐的花轎,自然猛地落了地,里面毫無防備的靈汐被摔得東倒西歪,頭更是磕在轎梁上破皮流血。

  突然鬧出這么一件事來,大家皆是慌了神,好半天才想起去看新娘的狀況,倒是沒什么大礙,唯獨額頭流了點血,然而大婚之日,最忌不吉利,何況是見血,一時間眾人臉色都有些不好看。

  在高福派人去準備新轎竿的時候,不知誰在后面說了一句,“不祥之人就該好好呆在屋里,沒事出來做什么,無故沖了格格的喜事,真是穢氣!”

  胤禛神色不豫地掃了一眼傳來聲音的地方,冷然道:“轎竿斷了換一根就是了,意外而已,何來什么不祥一說,若是有人閑得發慌在這里嚼舌根子,就去給我將《女訓》抄上十遍。好好想一想‘心猶首面也,是以甚致飾焉’這句話的道理。”

  說話的是宋氏,這些日子見著胤禛對不祥之言不聞不問,依舊常去凈思居探望凌若一事心有不忿,如今見到花轎出事,心中暗喜,趁人不注意故意這般說;哪想胤禛這般維護凌若,不禁氣得牙根癢癢,但話是一句也不敢說了,否則真惹怒了胤禛,被罰去抄《女訓》,可是丟臉。

  那拉氏略微一想道:“王爺,凌妹妹是有身子的人最易疲累,何況今日太陽又這么毒,不如讓她先回去歇息吧。”她的意思其實與宋氏一般無二,不過從她嘴里卻變成了關心之語,處處占理。

  “也好。”胤禛同意了那拉氏的話,對凌若道:“你先回去歇著,晚些我再去看你。”

  “妾身遵命。”既是連胤禛都開口了,凌若自不會再執意要留在這里,行禮離開,臨走前,目光微閃,不著痕跡地掃過斷裂成兩截的轎竿。

  一路上,凌若都沒說過一個字,直至回到凈思居坐在椅中方才長出一口氣,水秀接過安兒遞來的剛燉好的燕窩奉給她,口中勸道:“主子莫要不高興了,只是意外而已,并不關主子的事。”

  “不關我的事?”凌若嗤笑一聲,舀著澆了蜂蜜后粘稠透亮的燕窩道:“你錯了,這事與我有莫大的關聯。”

  “主子這是什么意思?”水月也在一旁,聽了她的話滿心不解。

  “適才你們都在,難道沒瞧出端倪來嗎?”凌若眸光微冷,一字一句道:“那轎竿,斷口看似毛糙,但……有一小截卻是光滑無毛糙;很明顯是被人事先鋸斷的,這人算準了空花轎與靈汐上花轎后分別不同的重量,然后在轎竿上做手腳。因為空花轎較輕,而他又只鋸了一小段,所以在抬過來時沒有任何異常,可是等靈汐上轎后,重量增加,原本已經被鋸開的轎竿承受不了這個重量,自然剛一抬起便斷了。”

  水秀腦筋飛快的轉著,幾乎一瞬間就想到了這么做的用意,“他們是將此事嫁禍到主子頭上來,讓您坐實那不祥的事?”

  “除此之外,我再想不到其他。”凌若恨恨地將那盞未曾動過的燕窩往桌上一放道:“看來是打定了主意要將我往死路上逼!”

  整件事里最可疑的莫過于那拉氏與年氏,她們都有能力布下這個局,至于具體是哪一個,凌若一時半會兒還判斷不出。如今唯一慶幸的是胤禛還愿意相信自己,但凌若不敢確定這份相信可以維持多久,胤禛……始終是一個多疑的人。

  “主子,那咱們現在該怎么辦?總不能任著他們將臟水往身上沷吧?”

  凌若搖搖頭,嘆然道:“這個局布置的這般精妙,且又步步算在咱們前面,想要破局談何容易。”

  事情的惡化遠遠超過凌若預料之外,盛傳她為不祥之人的流言,竟然傳到了宮中,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