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原委
  一擊失手,趙清則就知道自己再沒有機會了,對于自己的安危他并不在意,恨得只是能沒殺掉眼前這個女人。當即恨恨瞪了凌若一眼道:“這次沒能殺你,算你走運,不過你做下這等傷天害理之事,終會有報應的,我做鬼也必來索你的命!”

  凌若對她的咒罵并不在意,扶一扶鬢邊的絹花微笑道:“你確定要索我的命嗎?趙姑娘!”

  “你!”趙清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,仿佛看到了鬼一般。

  凌若伸手在趙清則小巧的耳垂上撫過,最終停留在帽沿邊,纖指微一用力,將那頂小帽挑了下來,果然趙清則前額并沒有與其他男子一般剃發,似笑非笑地道:“不必奇怪,你女扮男裝雖然扮得不錯,但有些東西是掩飾不了的,譬如喉結,譬如耳洞。”正是因為發現了這個,覺得整件事情有所不對勁,她才讓水秀傳話給外面的守衛,讓他們時刻留意趙清則的舉動;否則趙清則那一刀,就算要不了她的命,受傷也在所難免。

  她一直在奇怪,以佟佳氏狠辣謹慎的性子,若當真借種生子,為何不在事后直接殺了他,而要留下禍患。如今看來,卻是明白了,那人,應該早就死了,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,不過是處心積慮要尋出佟佳氏來復仇的人。

  阿意從那聲“趙姑娘”開始就一直張到了嘴巴,她與趙清則接觸過幾次,竟然一直沒發現她是女子之身。還好主子及時發現不對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“現在可以告訴我,你的真名了嗎?”見趙清則對自己怒目而視,凌若啞然失笑道:“我并非你心中以為的那人,與你想方設法找出那人一樣,我也不過是設法將你找出來罷了。”

  “你當真不是?”趙清則將信將疑地看著她。

  “若我是,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。”凌若端起涼了許久的茶,潤一潤嗓子道:“說吧,你與他到底是什么關系。”

  趙清則咬了咬唇,問道:“我可以告訴你,但是做為交換,你也要告訴我那個人究竟是誰。”

  還不死心嗎?凌若合上盞蓋,抬眼,眸光微冷地道:“如今的你,并沒有與我討價還價的資格,若不說,我此刻便將你扭送到順天府去,到時莫說復仇無望,就是你這一輩子都將在牢中度過。”

  見趙清則黯然不語,她語氣稍緩,“知道的太多對你并無好處,何況就算告訴你,我保證,你也絕對復不了仇,因為那人的身份不是你所能接觸的,更不可能來這種地方買香粉。我身上擦的確實是百悅香……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尋遍整個京城,你都不可能在任何一家香粉店中找到這種香粉。”

  聽得前半句趙清則還不以為然,但在聽得后半句時卻隱約意識到了什么,頭一次撇開所有情緒,只是純粹地打量凌若,越看越覺得心驚,那種高貴凜然的氣質,還有不凡的言語談吐,絕不是一個普通富貴或官宦人家的女子所能擁有的,難道是皇親國戚?若真是這樣的話,那么確如她所言,自己確實不可能找到那人。

  凌若也不催促,只安然坐著,等她自己開口。

  趙清則衡量了許久,終是緩緩敘述了起來,“我叫趙清云,趙清則是我哥哥,我們家父母早亡,只剩下我們兩人,是他兄兼父母之職,一手將我帶大。哥哥讀書很好,十八歲就中了秀才,他常說要在我嫁人之前考中進士,這樣就可以為我尋一戶體面的人家,再備一份體面的嫁妝,如此嫁過去才不會受苦。”想起哥哥以往待自己點點滴滴的好,趙清云忍不住落下淚來。

  “平常哥哥在家中讀書,順便打理祖上留下來的幾畝薄田,我就繡些東西拿去換錢,還有替人絞面畫妝,日子還算過得去。哥哥無事時,常會去幾個要好的同窗那里研習詩詞經史,不過每次都會在天暗前回來。那日他與平常一樣過去,可是一直等到我做好晚飯天都黑了始終不見他回來,我擔心他出事,就去哥哥的同窗那里找他,可他們說哥哥早就回去了。我在街上找上很久都沒有找到他,無奈只有回家去等,一直等到四更時分,突然聽到外面有人敲門,我知道是哥哥回來了,所以趕緊開門……”說到此處,趙清云整個身子戰栗起來,臉上更浮現出害怕之色,顫聲道:“我看到了哥哥,他整個人都是血,好多好多的血,好嚇人!”

  “哥哥倒在地上,腹部有一道很長的傷口,我想替他止血,可是血太多了,怎么也止不住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哥哥的臉色越來越蒼白。”每每想起那一幕,趙清云都感覺仿佛天塌下來一般,一夜之間,她失去了相依為命的哥哥,失去了所有色彩。

  “哥哥告訴我,他在回來的時候,在一個僻靜的小巷處被人套在麻袋中,直到去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這才將他放下,但是雙眼依然被黑布蒙布,不允許他取下。那里四處都浮動著極好聞的香氣,所有的香氣都是從一個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。那女子引誘哥哥,想讓他做那事,哥哥常讀圣人讀,自不愿做那茍且之事,可是那個女子淫蕩無恥,居然一直在引誘他,哥哥最終沒忍住,著了她的當。之后他們又將哥哥原樣帶了回來,原以為這樣便結了,哪知這群人喪心病狂,居然要殺哥哥。哥哥不過是一個文弱書生,哪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