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兩百六十二章 千刀萬剮
  凌若整整昏睡了兩天才清醒過來,剛一醒轉便看到胤禛倚在床頭打盹,眼下有明顯的青黑,想是這些天不曾好好睡過。i^

  凌若心疼地撫過胤禛的臉,差一點,差一點她就永遠看不到他了,若不是想見胤禛的念頭在支撐著她,那三天,她未必能熬得下來。

  她的動作雖輕,卻依然弄醒了胤禛,見到凌若醒來,胤禛歡喜不已,握著她的手道:“感覺好些了嗎?要不要吃些東西?”

  說到這個,凌若感覺喉嚨干澀難奈,話也說不出來,只得指著桌上的茶杯,示意要喝水,一杯接一杯,直喝了整整四杯方才感覺好受些,趁著這個功夫,胤禛喚了墨玉進來,命她趕緊去煮一碗小米粥來,凌若剛醒又餓了這么久,吃不得太硬的東西,得先用軟和的米粥墊墊胃。

  這些日子,墨玉也不知道哭過幾回了,尤其在看到凌若瘦得不成人形后,更是經常掉眼淚,一雙眼睛哭得跟兔子似的,又紅又腫;此刻看到凌若醒過來,歡喜得又要落淚,幸好是忍住了。

  待墨玉出去后,胤禛撫著凌若皆是骨頭的肩膀歉聲道:“對不起,若兒,若不是我疏忽,沒有多留幾個人照顧你,朱二富就不會有機可乘,你更不會受這么多苦。”

  “四爺又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,哪能事事都料到,何況妾身不是平安無事地回來了嗎,四爺不必再自責!”凌若安慰他。%&*";

  胤禛扯一扯凌若身上過于寬松的衣服自嘲地笑道:“若這樣也叫平安無事的話,那我不知道什么樣才叫有事。”在凌若昏睡的時候,墨玉已經替她擦身換過衣裳,可是每一件從京城帶來的衣裳,穿到此刻的她身上都空蕩蕩,少了許多肉。

  凌若仰頭看著他,眼中浮起溫柔的笑意,“那頂多妾身這些日子每天吃一只雞一只鴨外加魚蝦蟹蛋、牛羊豬肉無數好不好?”

  胤禛被她說得一笑,夾了夾因為削瘦而顯得越發高挺的鼻子,“看你還能開玩笑,應該是沒什么事了。”頓一頓他又道:“真給你這么多你也吃不下,一日五餐就行,總之在回京之前你一定得比原來胖一些才行,否則皇阿瑪見了,還道是我虐待你呢!”

  “是,妾身遵命!”凌若笑著應了一句,在等墨玉端粥過來的時候,胤禛突然想起一事來,“墨玉在替你擦身的時候,說你除了脖子之外,腿上亦有好幾處淤青,姓朱的家伙究竟怎么虐待你?”

  凌若苦笑著搖搖頭,“沒人虐待妾身,那些傷都是妾身自己弄出來的。”見胤禛不解,她咬牙將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,臨了道:“妾身怕一旦睡著,他就會趁機不軌,又怕他在水和食物中下毒,所以妾身不敢吃也不敢睡,實在困得受不了就掐自己,如此才沒讓他尋到機會沾污妾身青白。那幾天當真是度日如年,所幸,現在都過去了。”

  聽完這些話,胤禛的臉色已不是難看二字所能形容得了,狠狠一拳砸在床架上,“好一個畜生,明知是我的女人他居然還敢動色心,千刀萬剮都不足以贖他罪過!來人!”

  一直守在外面的狗兒立刻推門而入,恭敬地等著胤禛吩咐,然胤禛在猶豫一下后,招手將他喚到近前耳語幾句。

  狗兒點頭示意明白,就在他出去的時候,周庸走了進來,手里還捧著一根手臂粗的木棍。只見他一臉愧疚地跪下道:“都是奴才不仔細,著了朱二富的當,害福晉受這么多苦,奴才罪該萬死,本來早就該受罰,但四爺說要由福晉親自責罰,所以奴才才茍延到現在。”說罷雙手遞上木棍凝聲道:“請福晉責罰奴才,那怕是把奴才打死了,奴才也絕無半句怨言!”

  凌若就著胤禛的手半坐起身赦然道:“哪有這么嚴重,何況害我的那人又不是你,你不過是上了朱二富的當,起來吧。”

  “不!福晉不責罰奴才,奴才就長跪不起。”周庸堅決的態度倒是令凌若犯了難,想了半天道:“這樣罷,就罰你三個月的月錢。”

  這樣的處置對周庸來說,無疑是輕得無關痛癢,他小心地瞧了胤禛一眼,見他微微點頭,方才千恩萬謝地磕頭,迭聲道:“多謝凌福晉!多謝凌福晉!”

  “對了,四爺剛才與狗兒說了什么話,可是關于朱二富的處置,為何不能讓妾身聽到?”凌若好奇地問道。

  胤禛彎一彎唇,撫著凌若的鬢發輕描淡寫地道:“不是不能讓你聽,而是不愿讓那些話污了你的耳朵,你只須知道,從今日起,朱二富將與太監無異,而他的報應不過才剛剛開始,千刀萬剮,一下都不會少!”

  對于任何敢傷害自己或身邊人的敵人,胤禛都不會心存一絲慈悲,其實很多時候,佛陀與修羅不過一線之隔。

  除卻王七四人之外,尚留在客棧里的那些人亦被抓了起來,至此,胤禩遣往杭州監視胤禛的眼線悉數被控制,無一逃脫,如此也可以防止他們將消息傳回京城;不過胤禛心里清楚,這樣瞞不了多少日子,王七每隔兩日就要放一只鴿子帶信回京,若胤禩那邊連著幾日收不到信,必然會想到杭州這邊出了事,從而防范布置,所以他們一定要在這段時間找到掩藏在西湖下秘密。

  那幾日,胤祥整日蹲在杭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