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八十四章 穩婆
  翌日,胤?當街叫賣家當并鞭打朝臣之事為康熙所知,斥其如此行徑有失國體,罰俸一年,閉門思過。此旨一落,那些欠錢未還的大臣一個個在朝堂上哭陳其狀,言他們實在難以償還,而田文鏡又逼得太緊,實要將他們往絕路上逼啊,難道非要逼他們賣田賣宅老無所依才肯罷休嗎?

  康熙望著那些個老臣子終是心軟,將宮里內庫本準備修茸暢春園的銀子給拿出來予他們還債,至于胤?的愈見債亦由胤禩與胤禟兩人拿銀子給還了,如此一來戶部的差事便辦的七七八八。

  田文鏡雖在大街之上被胤?所辱,且他自己也是一位能吏,但康熙覺其做人為事太過剛硬不知變通,何況此次追銀,京里大大小小官員都被他得罪了個遍,再留在京中也沒意思,便放了他一個從六品布政司經歷,去地方任職。

  胤禛辦成了差事,康熙本當兌現其諾言封其為親王,但胤禛過于求成,矯枉過正,在追還欠款其間有好幾名官員因還不上銀子被逼自盡,其中不乏忠臣清官,是以最終只晉其為郡王,賜號雍。

  至康熙四十五年,除太子外,共有四位阿哥封王,分別為大阿哥胤禔、三阿哥胤祉、四阿哥胤禛、八阿哥胤禩。

  一場波云詭譎的明爭暗斗正隨著這幾個人的封王漸漸形成,帝位往往是天底下最具誘惑力的東西,每一個人都想將之掌在手中,可是帝位只有一個,勝者也只有一個,余者皆為敗冦!

  一日,雍郡王府中,容遠為李氏請過平安脈后叮嚀幾句正欲退下,卻聞李氏笑道:“幾月來徐太醫日日為我與葉妹妹二人請脈甚是辛苦,眼下尚早,不如喝杯茶再走。”

  李氏既已這般說了,容遠也不好拒絕,欠一欠身在椅中坐下,有小侍女端了采自廬山的云霧茶上來,盞蓋揭開的那一刻,水氣盎然,蒙朧隱約,當真如云似霧一般。飲之,味似龍井卻更醇香。

  李氏撥一撥浮在茶湯上的隱隱有蘭香浮現的茶葉細聲道:“我一直很關心葉妹妹的胎兒,只是自己亦有孕在身不方便過去探望,不如她現在怎么樣了?”

  容遠忙放下手中的茶回答道:“葉福晉一切安好,只是近日胎動頻繁,想來不日之內就會臨產,此事微臣也與與王爺及嫡福晉提起過,好早些有準備。”

  “咦,那豈非連穩婆都要請好了,不知嫡福晉請了哪家的穩婆來?”晴容在一旁好奇地問。

  容遠擰眉想了一陣道:“微臣倒是聽嫡福晉提起過,是京里最有名的穩婆劉婆子,李福晉可是有事?”

  “哦,沒什么,隨便問問罷了,若這個穩婆當真那么好的話,我臨產的時候也可以請她來接生。”李氏撫一撫臉頰,小指上嵌在鏤金護甲上的珍珠在照入屋中的日光下熠熠生輝。

  待容遠走遠后,李氏低頭看著自己碩大的腹部輕聲道:“葉氏……她就快生了,咱們也當要做準備了才是。”她睨一眼睛容道:“晚上你想法子從后門出去帶劉婆子來一趟玲瓏居,小心著些,莫要教人看見了。”只要收買了接生的穩婆,葉秀的孩子自然就成了她的孩子。

  “奴婢知道。”晴容答應之余又遲疑道:“只是主子您這身孕才七月,現在‘生’下來會否太早了?奴婢怕有人會懷疑。”

  李氏輕輕站起身,花盆底鞋踩在平整的金磚上有“噔噔”的響聲,“縱然懷疑也沒辦法,機會只有這么一次,一旦錯過可就沒了。對了,莫氏那邊怎么樣了?”

  “臨盆應該也就是這幾日的事,奴婢早已吩咐好了,一旦咱們這里有動靜,縱使莫氏沒到臨產時也立刻用催產藥促其生產。”晴容做事素來穩重周詳,否則也不會得李氏如此信任,她想一想道:“其實相比之下奴婢更擔心主子您要如何早產才能不令人生疑?”

  鏤金護甲輕點在青花纏枝的茶蓋上,李氏露出成竹于胸的笑容,“你放心,這一點我早已想好,只待時機來臨。”

  是夜,晴容買通守衛,從后門帶了劉婆子至玲瓏居,在不知所為何來的劉婆子面前李氏緩緩解開外裳,露出以棉花做成的假肚子。

  “啊!啊!福晉……福晉你……”劉婆子驚得說不出話來,指著李氏的手指不停發抖。她不是沒替有錢有勢的人家接生過孩子,知道這樣的高宅大院事情多,但萬萬料不到竟有人根本不曾懷孕卻冒充有孕,這種事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,她不明白眼前的福晉為何要這么做。

  “我沒有懷孕。”李氏好整以瑕地解下棉花,仿佛根本不在意被劉婆子發現這個驚人的秘密。

  “這件事以前只有我與身邊最親近的人知道,而今多了你一個,你說你該怎么做?”她問,唇邊有玩味的笑容。

  劉婆子也是個聰明人,知道此事關系重大,連忙賭咒發誓保證自己絕對不吐露一個字,但她始終不明白李氏為何要自己戳穿這個謊言。

  “誓咒那種東西不過是用來哄騙小孩罷了,你以為我會相信?”她彎下腰看著跪在自己腳下的劉婆子道:“這世間只有死人才守得住秘密!”

  “不要!福晉饒命!饒命啊!”劉婆子嚇得魂不附體,使勁磕頭求饒,見火候差不多了李氏擺一擺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