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六十四章 瓜爾佳氏
  明知一切正在朝于已不利的方向發展,但卻無力阻止,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態一步步發展下去。

  李忠與他徒弟來得很快,當得知自己沏出來的杏仁茶里有紅花時,他嚇得雙腿一軟,癱在地上連連磕頭叫屈,口中反反復復不停喊著冤枉二字,額頭亦是磕得青腫一片。

  胤禛一言不發只盯著他看,見他神情確實不像做偽后方才冷聲道:“除你之外還有誰曾去過廚房,又或者碰過杏仁茶?”

  李忠仔細想了想后,遲疑著道:“奴才也不知算不算,只是廚房備好杏仁茶提了龍鳳銅制大壺出來時曾遇見過凌福晉。”

  凌若?胤禛驟然一驚,下意識地往凌若看去,他怎么也想不到此事竟然會與她有關,難道是她?不知為何,一想到這個可能胤禛就覺心口悶悶的。

  要來的始終會來,躲之不過。

  凌若在心底嘆了口氣,迎上了胤禛驚疑的目光上前如實道:“是,妾身確是曾去過廚房,也遇到過李忠。”

  “你為何要這么做?”在一片嘩然聲中胤禛走到了凌若面前,每一步他都邁得很沉重,目光始終停留在凌若平靜的臉龐,有難言的痛惜在眼底。

  “妾身只是遇見過李忠,卻不曾碰觸過任何東西,貝勒爺不信的話可以問問李忠,妾身所言是否有假。”她言,盡量不讓自己露出慌亂之意,此話也得到了李忠的證實,然年氏依然對此嗤之以鼻,直言其若當真心中無鬼,為何要看戲中途去廚房?

  “是啊,妹妹到底因何去哪里,倒是快說啊。”見凌若遲遲未解釋,那拉氏不禁心焦如焚,一再催促,深恐胤禛一怒之下定了她的罪。胤禛雖然沒說什么,但眼中亦露出詢問之意。

  凌若知此事搪塞不過去,只得將伊蘭出去解手遲遲未歸,自己放心不下便出去尋找,但她對于有人刻意引她去廚房一事只字未提,此事空口無憑,根本無人相信,甚至還會說她是為求脫嫌,胡亂捏造。只推說是在尋找途中發現自己頭上的簪子不見了,四處皆尋不見,問李衛又說在看戲時便沒見那枝簪子只當是她沒帶出來。她懷疑會否是在來清音閣的路上掉了,所以就沿路回去尋找,經過廚房那里時恰好遇到李忠。

  “只是一只簪子而已,用得著這么緊張嗎?”年氏對她的話嗤之以鼻。

  凌若低頭不語,倒是胤禛想起一事來,脫口道:“可是那只七寶玲瓏簪?”他記得當時送那只簪子給凌若的時候,她愛不釋手,很是喜歡。

  凌若意外地抬起頭,有歡悅在眼底浮現,似若天邊流霞絢爛如錦,“貝勒還記得?!那簪子是貝勒爺所贈,妾身當珍之重之才是,誰想竟會不甚遺失了,妾身實在無顏面對勒爺。”

  “罷了,只是意外罷了,無須自責,再說正如素言所說,只是一只簪子罷了,若當真找不到我再找人做一只一模一樣的給你。”

  年氏卻是不信,世上何來如此多的巧合,多是人刻意為之,當下質疑道:“你說伊蘭久去未歸,是何原因?”

  凌若一愣未及時回話,那拉氏見狀忙出聲替她解圍,“府中這么大,伊蘭才來了兩回,興許是迷路了也說不定。”

  年氏冷冷道:“適才凌福晉親口說一道去的還是墨玉,難不成墨玉也跟著迷路了?”

  這句話問得那拉氏一陣啞口,這確實說不太通,她雖有意替凌若說話,但在不清楚事情經過的情況下難免有心無力,逐看向凌若道:“當時情況究竟如何,妹妹不妨直說。”

  “是。”凌若欠一欠身將伊蘭與墨玉中途遇到之事如實相告,待聽得鬼神之說時,眾人不禁議論紛紛,對她的說法持不信者居多,縱是胤禛也露出怪異之色,畢竟鬼神之說太過荒誕不經,實在難以讓人信服,這也是凌若之前遲遲不肯說的原因。

  待她言畢,年氏已是一臉譏誚不屑,“凌福晉莫不是把我們當成三歲孩童吧,竟說出如此拙劣的謊言來,你以為會有人相信嗎?”

  “主子沒有說謊。”墨玉搶上前道:“奴婢陪伊蘭小姐回來的時候確是因見到鬼影而嚇暈過去,再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他處,奴婢可以發誓所言句句屬實,若有虛假當遭天打雷劈!”

  “你是她丫頭自然幫著她說話,除了你與凌福晉的妹妹外,還有人能證明此事嗎?”年氏對她的話嗤之以鼻,根本無半分相信,至于胤禛亦是半信半疑。

  凌若略略一想凝眸于胤禛道:“雖無直接證人,但伊蘭她們回來與妾身說起此事時,云福晉就在旁邊,她能證明妾身并未說謊。”云福晉即瓜爾佳氏,因她閨名為云悅,所以府中多喚她為云福晉。

  見胤禛望過來,瓜爾佳氏連忙快步至胤禛面前欠身行禮,胤禛不耐煩地揮揮手示意她起來,“適才凌福晉所言你也聽到了,究竟她說的是真是假?”

  “回貝勒爺的話,妾身……”瓜爾佳氏望向凌若,細長的眼眸中閃過幽幽的冷光與隱晦的笑意,在凌若還來不及細想這笑意所蘊含的信息時,瓜爾佳氏已經說出了令她渾身冰涼的話,“妾身從未聽凌福晉的妹妹提及任何關于鬼神的話,她確實與墨玉一道出去過,但很快便回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