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魏靜萱
  小德子想了一會兒,搖頭道:“沒有,奴才并未見太醫去坤寧宮。”

  “真是可惜。”葉赫那拉氏低低說了一句,她雖未明說,但春桃等人皆知其意,皇后腹中的孩子,一直都是宮中諸人的眼中釘,不知多少人盼著這個孩子生不下來。

  “主子莫急,會有機會的。”面對春桃的勸慰,葉赫那拉氏點點頭,示意小德子下去。

  再說長春gong那邊,嬤嬤已經將永玤早晚所用的膳食,細細說了一遍,容遠仔細辯別后,并未發現有什么不妥,逐將目光放在剛剛過來的安祿身上。

  安祿記性極好,雖然昨日的膳食足足有四十九道,他依舊記得一絲不差,悉數報了出來。在聽完他的話后,容遠眉頭卻是皺得越發緊了,這三頓膳食當中,并無任何加劇寒熱病情的東西,若非要說有什么不妥,就是那道“蟹肉湯包”,他曾在醫書中看過,若蟹肉與大棗混合,并大量食用,就會引發寒熱病,但在這些菜肴點心之中,并無大棗,或許湯里會放上幾顆,但并不足以引發寒熱病。

  在他思索的時候,方簡等人也想到了蟹肉與大棗同食的忌諱,有太醫道:“啟稟皇上,微臣以前曾遇到過有病人突然患了寒熱病,在詢問之中,得知他曾同時服食蟹肉與大棗,醫書有過記載,這兩種東西若同時服用,很有可能得寒熱病。微臣懷疑,九阿哥身上的寒熱病就是因此而來。”

  弘歷捏一捏眉心,疲憊地道:“但是永玤昨日所食之物當中,并無大棗。”

  容遠思索片刻,轉頭道:“安公公,當真沒有遺漏了嗎?”

  安祿極為肯定地道:“沒有,四十九道菜,奴才記得清清楚楚,一道都沒有落下!”

  容遠聞言眉頭皺得越發緊,永玤身上的寒熱病來勢洶洶,且發作迅速,不像是尋常得病,更不要說宮中還有那么多人一道得病,蟹肉與大棗混合致病是最有可能的,但沒有一道菜是直接用大棗做的,真是奇怪!

  正自思索之時,耳邊傳來四喜遲疑的聲音,“皇上,奴才記得,昨日午膳之時,令嬪曾送來幾道點心,當中……會否就有大棗?”

  弘歷眸中精光一閃,露出幾絲蒼鷹般的厲色,“傳令嬪!”

  當小五帶著弘歷的口喻來到永壽宮時,魏靜萱沒有絲毫喜意,她已經知道永玤薨逝的消息,弘歷這會兒傳她去長春gong,絕對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“娘娘請!”面對小五的示意,魏靜萱一邊朝翠竹使了個眼色,一邊勉強擠出一絲笑意,道:“敢問五公公,可知皇上傳本宮前去是為何事?”

  “娘娘去了之后自會知曉。”小五話音剛落,手里便多了一樣沉甸甸的東西,低頭看去,乃是一錠明晃晃的銀子,翠竹在其耳邊小聲道:“還請五公公好心,告之一二,也好讓主子見了皇上心中有個底。”

  沒有人不喜歡白花花的銀子,但有些銀子可取,有些銀子取不得,小五猶豫片刻,終還是將銀子擱在一旁的小幾上,再次道:“娘娘請!”

  魏靜萱無奈地點點頭,扶了翠竹隨小五一起前往長春gong,進了正殿,魏靜萱飛快看了坐在上首的弘歷一眼,屈膝道:“臣妾參見皇上,皇上圣安。”

  弘歷盯著她,冷聲道:“朕記得昨日永玧生辰,你曾做了一些點心送去,都是些什么點心?”

  他的話令魏靜萱有些愕然,弘歷特意傳她過來,就是為了問這么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?雖滿腹疑問,她仍是如實答道:“回皇上的話,臣妾總共做了三道點心,分別是:奶黃酥、銀絲卷還是棗泥山藥糕。”

  弘歷眼皮狠狠一跳,豁然起身,走到她身前,臉色猙獰地道:“你說什么?棗泥山藥糕?”

  魏靜萱被他這個樣子嚇了一跳,惶恐地道:“是,有一道是棗泥山藥糕,皇上,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賤人!”弘歷一掌狠狠摑在魏靜萱臉上,將她打得跌倒在地,“原來就是你害死永玤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  魏靜萱突然挨了一掌,又聽到弘歷的喝斥,頓時嚇得心膽俱裂,捂紅指印鮮紅的臉頰慌聲道:“臣妾怎么會害九阿哥,臣妾冤枉!冤枉啊!”

  “冤枉?”弘歷冷笑道:“若不是你做了棗泥山藥糕,永玤怎么會死!”

  魏靜萱從未像現在這樣的害怕過,不止因為弘歷的指責,還因為她對這件事沒有絲毫頭緒,連怎么為自己辯解都不知道。

  她極力壓下心中的惶恐,顫聲道:“到底臣妾做了什么,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求皇上明示!”

  弘歷深吸一口氣,寒聲道:“你可記得昨日筵席上有一道蟹肉湯包?”待得魏靜萱點頭后,他又道:“那你可知蟹肉與大棗混在一起,會引發寒熱病,你――害死了永玤!”

  面對弘歷凌厲如刀鋒的目光,魏靜萱眼前陣陣發黑,她從不知道蟹肉與大棗混合,竟然會有這樣可怕的效果,依此說來,永玤……真是間接死在她的手上。

  怎么會這樣,她明明是想討好弘歷,為何到最后,卻變成了這個樣子,現在……現在要怎么辦,弘歷會放過她嗎?

  魏靜萱一邊想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