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清宮熹妃傳 > 第七百八十九章 恩仇難兩全
  “主子?”知春嗤笑道:“別說笑了,什么主子,不過與我一樣,都是個宮女罷了。”說罷,她恨恨地道:“夏晴,你這樣做對得起主子嗎?”

  夏晴朝身邊想要說話的宮人使了個眼色,旋即平靜地道:“皇貴妃在嗎?我想見她。”

  知春冷冷道:“可惜我家主子不想見你,請回吧!”她此刻連多看夏晴一眼都覺得惡心,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眼前。

  夏晴面色微冷,道:“知春,我以禮待你,你莫要再得寸進尺,見不見我,不是你說了算的。”

  知春嗤笑道:“以前真是沒發現,原來你的臉皮這么厚,主子待你那么好,你卻在皇上面前,顛倒是非,將主子害成這個樣子,一轉眼,又可以當成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;早知今日,當初我一定勸主子不要救你,由著皇后他們將你打死。”

  夏晴瞥了她一眼,冷聲道:“過去的事,無謂再提,總之你現在替你通稟皇貴妃一聲。”

  知春待要拒絕,一只手掌已是搭在她的肩上,回去看去,正是阿羅,后者收回手,涼聲道:“聽夏貴人的吩咐,進去通稟主子。”

  知春氣憤地道:“她根本沒資格見主子,再說,主子這兩天身子本就不好,見了她必然又會動氣,還是將她打發走得好。”

  “見與不見,主子自會衡量,你照話進去通稟就是了。”見阿羅堅持,知春只得無奈地走了進去。

  待其走后,夏晴打量了阿羅一番,忽地道:“你比知春更加恨我。”

  “相信沒有人會不恨一個背信棄義之人,不過,奴婢不會忘記自己的身份,夏貴人!”最后三個字,她刻意加重了語氣。

  夏晴吸了一口氣,道:“我明白,不過……你也應該明白我的難處。”

  “明白,甚至比貴人看得更清楚,但那并不能抹去貴人曾經做過的事,奴婢也好,主子也罷,都不會原諒您。”阿羅雖然語氣冰冷,但始終保持著應有的禮數,并沒有因為氣憤或是怒意而失了分寸。

  夏晴點點頭沒有說話,不一會兒知春走了過來,語氣僵硬地道:“主子命你進去。”

  “多謝。”說完這兩個字,夏晴帶著宮人走了進去,留下知春在那里生氣,真不明白主子為何還要見她,若是自己,恨不得這輩子都不要再見。

  阿羅哪里會看不出她的心思,道:“行了,別在這里生悶氣了,咱們也進去,不過你記著,千萬不要亂說話。幸好剛才夏貴人沒有追究,否則怕是連主子都保不了你。”

  知春不服氣地道:“不過是區區一個貴人罷了,有什么了不得的,還有啊,你干嘛一口一個夏貴人,聽著真是礙耳。”

  “你以為我愿意嗎?但如今她確實是貴人,哪里還能再像以前那樣直呼其名。”頓一頓,阿羅又道:“貴人是沒什么了不得的,但好歹是主子,咱們對她不敬,就是以下犯上之罪,除非你想主子添事,否則就好好收斂了脾氣。”

  其實這些道理,知春都明白,她就是咽不下這口氣,這會兒聽得阿羅的話,無奈地點頭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進到偏殿,恰好見到夏晴行過禮入座,在宮人奉上茶后,她道:“皇貴妃最近還好嗎?”

  瑕月抬眸看著她,許久,露出一抹幽涼的笑容,“本宮好不好,夏貴人不是最清楚嗎?”

  夏晴沉默片刻,道:“臣妾知道娘娘對臣妾有所怨,但這一切并不是臣妾所愿,是娘娘所逼。”

  瑕月一臉諷刺地道:“這么說來,錯的還是本宮了?”

  夏晴垂目道:“若娘娘沒有一再放過魏靜萱,臣妾不會走上這條路,不過現在,再說誰對誰錯,已是沒有意義了,娘娘您說是不是?”

  “愉妃與金氏她們對付本宮,本宮無所謂,因為她們本來就是敵人,但你……”瑕月多日來一直平靜無波的雙眸泛起一絲激動,“本宮一直厚待于你,處處為你著想,結果換來的是什么,是你的背叛與陷害。夏晴,若換了是你,你可以當成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嗎?”

  “臣妾從未要你厚待什么,只要你殺了魏靜萱與愉妃,為臣妾慘死的家人報仇;但娘娘呢,您為了怕連累自己,一拖再拖,而且為了阻止臣妾自己復仇,想要悄悄將臣妾嫁給一個不知是何來歷的侍衛。”

  聽到這句話,阿羅忍不住開口道:“不知是何來歷?夏貴人可知主子為何拖這么多天還沒有請旨賜婚,就是因為主子擔心會選到不好之人,所以挑選的格外仔細謹慎,結果換來的是什么,夏貴人您最清楚不過。”

  夏晴眸中掠過一絲內疚,旋即道:“但這一切,都是瞞著我做的不是嗎,從始至終,都沒有人問過我是不是愿意。”

  “本宮沒問你,是因為知道你一定不會同意,自從你家人去世之后,你的眼中只有仇恨,除此之外,你什么都聽不進去。”說到此處,瑕月緩緩站起身來,恰好有秋風吹入殿中,拂起她的衣衫,勾勒出衣衫之下削瘦似乎風吹即倒的身形,“但本宮所做,皆是為了你好,來日你會明白,后宮之路不是那么好走的,至于復仇之路,更不是那么容易。好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