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科幻靈異 > 鶴梳翎 > 052惡人
  這兩個奸詐小人!大晚上竟然像賊一般進了松鶴院的書房,難道說沈家這些事都是他們搞的鬼?李珺氣得握緊了拳頭。

  “本來想再找找什么證據給他定個實罪,永世翻不了身。”蕭大儒失望地坐在太師椅上。

  蕭夫人也跟了過去:“能定是好,不過現下沈拂也死了,沈家大爺自己陰溝里翻船,撈了個死人官司,這個家已經散了。”

  “這沈家的親家呢!”蕭大儒又問。

  李珺耐著性子繼續聽著。

  蕭夫人得意地冷笑了一聲:“老爺您不是說朝里的新政不是一直受阻,正月里那范相、韓相還被寫了什么“朋黨之論”的罪名?”

  “是啊!”蕭大儒附和:“那新上來的范天憂哪能抵得過這些,還不時立時就被拉下馬來。這韓相也是得了些功績,現在借病修生養息,若不然……”

  蕭夫人跟在后頭繼續道:“是那這么回事,那張氏、許氏家的族人都是范天憂一流的,如今范天憂都被罷了官下放了崖州。樹倒猢猻散,張家那里還有什么人,自保而已。”

  “沈家女兒不是還有小丫頭在這里?”蕭大儒突然提到了她,李珺不免緊張起來。

  “老爺說的是沈冰嫁的那個李家人!”蕭夫人問“那老爺更加無需擔心了。”

  “此話從何說起?”蕭大儒問道。

  “早前妾身跟張氏來往時就問過了:怎么李家子孫在沈家這么些年,也不見李家有人來看?那張氏說姑爺那一族就留了一根獨苗,寄養在旁支,沈冰在那里不明不白的去了,所以兩家現在根本沒有來往。聽說那姑爺現在是出仕了,但是沈家心中有氣,沈家老爺子心氣也是高的,跟他也斷絕來往了。”蕭夫人感嘆。

  蕭大儒反倒笑了:“沈拂那個臭脾氣,不是我說,能有什么人跟他處得好?”

  “現下小丫頭快要及笄說是被接走了。等小姑娘出嫁了又是別家人,沈家也就這樣了。”蕭夫人又道

  這定是為了保護自己才這么說的嗎?李珺心頭又是一痛。

  “對了,老爺之前說的那些人來過了嗎?”那蕭氏又神秘地問

  “這些事情你婦道人家不要多問。”蕭大儒似乎也有些不滿

  那蕭夫人立刻陪著小心道:“老爺,那咱們曦兒任職一事?”

  “應該沒問題吧。”那蕭大儒自己似乎也不太確定。

  “哎,希望看在咱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,這沈拂反正都已經死了,不是更加一了百了嗎!”蕭氏這話說得李珺恨不得沖去,痛殺了這兩個奸人。

  “怎么了?老爺?”蕭氏突然停住問道。

  那蕭大儒不知為何突然轉身看向李珺躲著的窗口,她嚇得貼在墻邊不敢動彈。

  “哦,沒什么,再看看老沈家還有什么值錢的東西,搬了就是。”蕭大儒又復在那里翻箱倒柜起來。

  沒想到這蕭大儒表面道貌岸然,背地里竟然是這樣的偽君子。還有這個蕭夫人,枉外婆、外公這么信任她,也是一丘之貉!李珺越想越氣。

  “小小姐!小小姐!”突然院子外面傳來了三樹爺爺壓著嗓子的喊聲,雖然不高但是也足以傳到這里。

  屋內蕭大儒緊張地問:“什么人在那里呼喊?”

  蕭夫人回道:“像是松鶴院里的家丁,算了,今天就不要再找了,時日還長,老爺還怕那沈拂活過來不成?”

  蕭大儒冷笑:“老夫什么時候怕過,那就熄了燈,走吧!”

  蕭夫人連聲應允,無有不從。

  李珺已經悄悄地從灌木叢邊邊跳了出來,正要往院門那里走去。不想那蕭氏夫婦二人也走了出來,聽得三樹爺爺還在那里喊,李珺嚇得躲在樹后面不敢再出來。

  “老人家!”蕭夫人在院門口喊道。

  三樹爺爺聽到有人喊自己,遂也往這里走來,一見是蕭夫人,行禮道:“老奴見過蕭老爺和夫人。”

  蕭夫人笑得和藹可親:“老人家方才在那里喊什么?”

  三樹爺爺往四周看了看,模棱兩可地說:“老奴,老奴在喊孫兒呢。”李珺提到嗓子眼的心才落了回去,還好三樹爺爺沒有老糊涂。

  蕭夫人疑惑地看著他手中的吃食,又問:“你家孫兒不是叫三樹嗎?將才聽你喊的好像是小什么?”

  三樹爺爺憨笑道:“老奴急了就喊小小鬼,小兔崽子。沒吵著老爺和夫人吧?”

  蕭大儒蔑視地看了他一眼,一甩袖子:“有什么好問的,回府吧。趕明兒還是要把這里的人好好理一遍,跟著沈家沒學什么好規矩。”

  蕭夫人倒是裝模作樣地向三樹爺爺歉意地一笑,才跟著蕭大儒走了。

  只聽得三樹爺爺還在那里低聲“呸”了一下:“什么大儒,連我們老爺一根手指頭也抵不上,也不知道蕭夫人怎么看上這樣的人。”

  “三樹爺爺!”李珺也走了出來。

  “小小姐!”三樹爺爺聽到聲音,驚喜地回頭“老奴就知道,小小姐不在大廳,恐怕要回這里來,快來吃東西吧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