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混混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過往在哪 > 六十三
  白亦洲的病情急劇惡化,吃飯時完全自己喂不到嘴里,撒得到處都是。小希回家看到父親的難受勁,趕緊讓喻寒開車過來把他送到醫院。同時打電話給董芳讓她把白亦洲醫保卡送到醫院。

  醫院安排了各項檢查。小希去負責交錢,排隊去做檢查。喻寒一個人不太敢抱白亦洲,因為他身體半側已全部僵硬,這種病的發展就是這樣。喻寒害怕自己用勁不當讓父親難受,便請了一名護工。這名護工長期照顧這種病人,他很有一套,知道給病人按摩舒緩,經他按摩后,明顯感覺白亦洲的肌肉松馳下來。

  小希看著趕緊夸喻寒太會請護工了。

  董芳在旁哼了一聲。

  聽著這聲冷哼,小希有點莫名奇妙,不知又哪得罪他了。

  喻寒先開口道:“媽,現在爸住院了,我看這樣吧,我和小希照顧爸白天,天一照顧晚上。因為天一沒上班,他晚上過來照顧,白天回去可以補瞌睡。而且爸喊他他再起來,這旁邊的床位沒人,他可以睡覺的。我和小希因為要上班,就白天輪流著來。你呢,來就看看就行了,什么都不用做。這樣二十四小時都有人。哦,還有護工呢,還是繼續請吧。我看他挺能干的,他在爸都舒服了好多。”

  董芳對這個女婿的安排雖然很不舒服,但還到沒到當面翻臉的地步,便哼一聲表示已知。

  小希看了看董芳的表情,心里又想喻寒的話,她心里擔心晚上天一照顧不好爸,但想著有護工在應該沒問題。

  董芳打電話給天一:“兒子,你姐安排的,讓你晚上來醫院照顧你爸。”

  那邊天一不知道說些什么,董芳哼了聲:“你姐安排的,你給我說沒用。”說完直接掛了電話。

  小希聽見忙問:“媽,天一說什么?”

  董芳搖頭說:“沒說什么。”

  看著天一來了,小希和喻寒回去了。

  董芳一見小希離開,就坐到白亦洲面前:“老頭,你說你家姑娘有點搞笑哦,你有醫保花不了多少錢是不錯。但是你看你今天做的這些項目有好多是自費的,當真是不花他的錢不心疼是吧!”

  白亦洲聽了這話,解釋道:“住院費寒寒交了的,這些費用是從他們交的那里扣除的。”

  董芳:“那請護工呢?明明白天晚上都有人,他們非要請什么護工?這錢我可不出的。還有你明明在家養病養得好好的,他們非要把你弄到醫院來,這扎一針,那扎一針的,一會兒都抽了多少血了?我看你這不是來治病,是來受難。”

  白亦洲很清楚自己的狀況,雖說來了醫院檢查起來確實麻煩,但都是寒寒和護工用輪椅推著他出的,路上還不忘給他蓋好被子,免得受涼。特別是護工,經他慢慢按摩,自己全身舒服多了。他聽了董芳的話,稍微有點不快:“明天我給他們說,讓他們不要請護工,這樣行不?”

  護工可不是只照顧白亦洲一人,晚班的護工是很難請的,所以基本上是一名護工要照顧三個病人。上半夜護工會在病房間來回走動,幫病人洗瀨,喂完藥。下半夜沒事才能躺著休息會。

  因為是第一天晚上照顧白亦洲,他特意先幫白亦洲按摩會兒,洗漱完了扶著他躺下了才離開。等把另兩個病人伺候完了再過來時,看見白亦洲的左手拉著床邊的護欄一直搖晃著,正在努力想要起來。護工知道他只有左手有力氣,右邊身子完全處理僵硬狀態無法發力,所以在沒人撐住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起來。他趕緊去扶著白亦洲,馬上發現白亦洲尿褲子了。看了他的兒子天一在旁的病床上呼呼大睡。

  護工心想這搖得這么大聲,你都聽不見?然后推了推天一:“醒了沒?你爸尿了,帶換洗的衣物沒?”

  天一瞧了白亦洲一眼:“沒帶。”

  護工急道:“那你爸剛才搖這床這么大聲你怎么不起來呢?現在怎么辦?你回家去拿來?”

  天一不耐煩道:“明早我媽要來的,我打電話喊她送來。”說完拔通了董芳的電話:“喂,明天來的時候把老者的衣服帶來,他又尿床了。”

  護工也是第一次碰見這樣的兒子,打電話時竟然連一聲“媽”都不喊,無語了。

  他想了想對白亦洲說:“大伯,這樣行不?我有換洗的衣服先給你換上,你不介意吧?”

  白亦洲點了點頭。

  護工出去拿衣服去了。

  白亦洲不高興地問天一:“剛才我一直喊你,你都沒聽見?”

  天一埋著頭:“沒聽見。”

  白亦洲不相信道:“我喊這么大聲,你都聽不見?”

  白亦洲拿出了手機,在屏幕上開始玩游戲:“是聽不見。我都說了晚上我瞌睡大,聽不見,我不來,我媽說我姐非要我來。”

  白亦洲氣得舉起手在空中揮舞了幾下,又無力地放下。

  如果白亦洲這時可以下床,估計很想起來去踹天一幾腳方能解氣。

  第二天天還剛亮,小希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面粉出現在了病床前。護工正在給白亦洲洗臉,他看見小希到了,驚訝道:“你怎么來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陕西大乐透11选五走势图